以“反英雄”模式开启剧情通过“酒”符号审视老牛仔的心路历程

0 Comments

作为美国本土类型电影中最为光彩夺目的组成部分之一,西部影片曾经红极一时。但是,类似我国的武侠电影、传统的西部电影也是在塑造一个行侠仗义的侠客形象,然后配以正义战胜邪恶的结局。很多时候,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美国西部电影萎靡不振之际,有“老牛仔”之称的美国影星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自导自演的一部《杀无赦》,该影片荣获多项大奖,西部电影借此振作了一把。

其实,《杀无赦》获此殊荣并非侥幸,它抛弃了传统的善恶二元对立的模式,以独特的“全知”视角、“反英雄”模式独树一帜,成功塑造了男主角威尔这个落魄的牛仔形象,诠释了复杂多面的人性,展现了美国西部弱肉强食的真实社会图景。

在中国传统武侠世界里,侠客们往往“仗剑江湖执酒行”。剑与酒作为浪迹江湖必不可少的道具,可谓“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西部电影是美国武侠世界的投影,尽管剑的角色被枪取代,但酒这个道具不可或缺。

影片伊始,枯藤、老树、破屋,孤独苍老的主人公威尔宛如一幅剪影,正独自劳作。

无法想象,这位“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的老农曾是当年杀人如麻、嗜血如命的西部牛仔。直到影片中的配角—牛仔“小子”出现,期望说服威尔重出江湖时,这一点才得到证明。

威尔拒绝了“小子”的要求,也借此阐明了自己拥有如此形象的原因:是已故的妻子令威尔改过向善,同时也戒除了酗酒的恶习。但最终,威尔为了给孩子筹集生活费用,答应了“小子”的要求。在笨拙地跨上马背却被掀翻在地时,威尔再次表达:这是对他从前酗酒后殴打动物的惩罚。

这是“酒”符号的首次出现,尽管是以如此隐晦曲折的方式,但是它代表着威尔对过去恶行的忏悔,以及对妻子无限的爱恋和怀念。在这里,“妻子”这个影片中从未出现却被不断提及的虚无形象代表着人性深处的良知和善念。

“小子”的来意很简单。在不远的村庄,有位j女被恶棍殴打并毁容,但警察并未公正处理,因此愤怒的女人们联合起来,悬赏惩罚凶手。“小子”希望得到奖金,却能力有限。威尔带着“小子”拜访自己从前的搭档奈德。忠厚善良的奈德为了友谊,重出江湖。

无论是在奈德的家中,还是两人一起往悬赏地进发的过程中,甚至是到达目的地之后,威尔都多次拒绝了奈德的劝酒。即使他因未喝酒取暖而受凉生病,也坚守着对妻子的承诺。在此,影片赋予了“酒”一种新的寓意。

作为威尔贫寒单调生活的对立面,“酒”代表着一种丰富多彩、舒适愉悦的新生活,酒动摇着他的信念。已沉溺于酒色之中的两位配角,则愈发反衬出威尔这位落魄牛仔遗世独立的与众不同。这是一种属于个人性而非群体性的意志力,也是极少数人才能做出的抵御姿态,因此,威尔这位西部影片中的侠客注定要承受孤独,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

警察的到来,打乱了三人的计划。奈德被抓后随即被杀死,得知这个消息,威尔决定复仇。此时,威尔开始多次喝酒。

“酒”暗示他与“金盆洗手”的日子作正式的告别。这种告别并非出于他的主观意愿,而是在罪恶力量挑战他的底线之后,对正义的伸张、对情义的维护和对邪恶的反击。影片的结尾沿袭了西部电影的惯例,正邪双方在酒吧里一番混战,代表正义的威尔重塑“牛仔”形象,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接着,威尔坐到吧台边,为自己斟满酒杯,一饮而尽。这是对朋友的诀别与祭奠,对妻子的负疚与歉意,对胜利的庆祝与了结,或许还有一点落寞、伤痛以及借酒浇愁的惆怅意味。他落寞的表情、深刻的皱纹、略显佝偻的身躯,充分地表现出威尔这个“落魄牛仔”在情感荒漠上以顽强的意志力抵抗黑暗与孤独的过程,具有不可思议的感染力。

事实上,在传统的西部影片中,警察往往是维护正义、除暴安良的侠客形象的化身。然而,在反英雄主义的《杀无赦》中,这一功能被一位曾经视人命如草芥、无恶不作的“过气牛仔”所替代,而警察形象的贪婪、猥琐和对民众利益的无情践踏,则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这象征着影片中对立阶层的利益冲突暂时调和的虚伪性以及最终不可调和的必然性。而曾经的凶徒在经过漫长的忏悔和改过之后,成为重建合理公共秩序的英雄,这代表着良知与道义的回归,同时暗示着人性的复杂与深不可测。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塑造的落魄牛仔威尔这个形象颇值得玩味,他仿佛就是曾经所向披靡、风光无限的美国西部电影的化身,在生活的捉弄下雄风不再。然而,英雄暮年,壮心不已,时势所逼之时,他义无反顾、抖擞精神又恢复当年之勇。但这毕竟只是刹那间的光辉,当一切归于平静,威尔与美国西部电影一样,终将淡出观众的视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