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前瞻:解密世界杯分组赛程

0 Comments

  一样的足球,不一样的颜论,世界杯马上就要拉开帷幕,《超级颜论》将会伴随您在这个夏天,一块欣赏世界杯的精彩,在世界杯的整个观赛过程中,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对未来将要发生的比赛进行预测,您将成为贝利那样的乌鸦嘴,还是章鱼保罗那样的神腿,关于世界杯的预言,关于世界杯的预测,邀请您在这里参与青岛啤酒“欢聚这一杯”的足球预言秀,请在这里晒出您的预言,晒出您的态度,上传您的头像,选择您支持的球队和朋友,或者我们所邀请的明星,一道完成一支专属于您的足球预言MV,看看您是乌鸦嘴还是预言帝,当然还有关注节目尾声我的预言。

  这一期的主题是关于世界杯的抽签,为什么世界杯抽签会变得这么混乱,会夹杂了这么多杂音,以至于让人怀疑有内幕和背后的推手呢?其实一切都是源于一个很小的技术原因,可能就是南美的一只蝴蝶轻轻颤动了一下翅膀而带来了一系列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源自于哥伦比亚这么一支南美球队,它的国际足联排名在过去一年高速攀升,以至于它占据了目前一个很高的国际足联的排位,应该是排在第四位,抽签的时候,根据2013年10月份时候的标准。

  由于哥伦比亚排名那么靠前,而其它几支欧洲传统强队,比如说法国、意大利、英格兰跟葡萄牙,都没办法排入到种子队,还有荷兰,种子队序列当中,以至于出现了欧洲的非种子球队达到9支,所以四档球队之间形成了一种不平衡,必须要从多出来这一档拿出一个球队放到少的球队那一档中形成四档,每档都是八支球队,这样一个四个POT的排位。

  为了形成这种平衡,国际足联最终想出一个方法,找出一个“X罐”,然后把多出来那支球队先抽到这个罐子里面去达成平衡,而这一切,把哪支球队抽出来引发了很大的争议,为什么呢?因为在九支非种子欧洲球队当中,法国排名最低,按照以往惯例那就应该把排名最低的拿出来,但是在此前一切都遵循国际足联排位,排名来进行排列的种子队与否的过程当中,国际足联最后时刻选择了随机抽取,抽签这么一个形式,而放走了法国,这也就是这届世界杯抽签最大的一个争议,以至于很多人都说,国际足联的秘书长瓦尔克是法国人,副主席,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是法国人,法国人在目前国际足联当中的声浪,它的势力可能要比德国人、瑞士人更大,以至于导致了各种有规则、无执行,或者说可以任意打破以往规则惯例的这种情况出现。

  但是在抽签之前就有行家,特别是对于巴西足球、南美足球调查经年的行家指出,你所将参加比赛的这个赛程安排,比赛时间的安排,以后要去到哪些城市,经历过哪些旅行,这一系列的挑战可能会比你抽到哪个对手更重要。

  先说一说巴西现在的国家状况,它的领土面积有851万平方公里,这个领土面积可能跟中国差不多,我们看这张巴西地图,巴西因为它在南半球,所以它国土的南北气侯差别特别大,一般来说如果足球比赛是在60-70%的空气湿度当中是能够帮助运动员顺利完成比赛,但是在亚马逊河流域,包括我们提到的那个累西腓城市,它的湿度有时候会在6、7月份达到90%,

  有些球队不仅是抽到了死亡之组,而且他会抽到一个死亡的赛程跟赛地,这当中最痛苦的应该是两支欧洲的传统豪强,德国以及意大利,意大利三场比赛都是在巴西的北部,或者东北区域完成,德国同样如此,而另外一支球队,又是德国这一组的美国,美国我们看到它的旅行距离,如果三个城市一次性计算的线公里,但实际上美国人自己统计起来,他们的旅行距离将会超过9000英里,也就是1.5万公里,为什么呢?因为美国的训练基地会放在某一个城市,而去了三个不同城市作赛的话都有往返旅行的不断叠加。

  还有一个小笑话在这儿可以跟大家提一下,过去几年有很多国际旅客在巴西旅行的时候会遭遇这么一种状况,比如说他要到巴西转机,去到里约,下一城市要飞往美国抑或其它地方,但是在里约机场换机的时候突然会接到一个通知说“你的下半程消失了”,为什么呢?因为下半程载运的那个航空公司已经破产了。在今天这期《封面故事》中最后一段我希望带大家回到63年前的那届世界杯,那也就是巴西上一次举办世界杯的场景。

  1950年的马拉卡纳球场,据说在1950年的7月16号这一天有22万人涌入到了马拉卡纳球场,应该那时候都是全站席了,在那场比赛是巴西跟乌拉圭的比赛,那届世界杯赛制还是采取单循环,所以没有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决赛,而在那一场比赛当中,巴西只要跟乌拉圭打平,打平就能够夺冠,但是那场比赛非常,非常痛苦的一幕发生了,就是巴西最终是1-2在马拉卡纳输给了乌拉圭,乌拉圭夺取了他们的世界杯,而这一天,被定义为“巴西的国难日”,巴西是没有一个全民公认的严格意义上的国庆日的,但是,恰恰有了1950年7月16日这一天,巴西人有了一个共同的国难日,贝利后来回忆说,他们一家人都挤在一个狭小的厨房里头,用一个很破旧的收音机收听那场比赛的广播直播,因为只有在厨房才有这场比赛的信号,但是恰恰是这样一场共同的悲难,让大家认识到了彼此的存在,认识到了足球能够把所有的巴西人结合在一起,所以足球伟大的功效、伟大的作用在巴西这个民族身上得到了完整的体现。

  在63年之后足球有没有可能让巴西再一次迎来一个全民团结、全民团聚的一个高峰时期呢?接下来请继续收看《少数派报告》。

  颜强:本期的《少数派报告》,我们作出了一系列的调整,还是由我负责不那么好看的部分,我将其中比较有趣、比较好玩的部分交给我的搭档曹雯蓉小姐,前面这些调整其实主要是在游戏规则方面作出了一些变化,我们将会进一步的去调戏和整治我们的各位嘉宾,而且会在这一个赛季当中排列一个嘉宾的排行榜,让他们对于快速问答看是怎样真正的理解和反应。这期的话题还是关于巴西世界杯,关于南美球队到底在跟欧洲群雄竞逐过程当中将会占据哪些优势,世界杯是不是真的就此开始贬值了,以及未来世界杯上面战术和球星个体会有怎样的变化。

  颜强:所以在这里我将隆重地邀请两位我的好友,同时也是我的老师,来自于《体坛周报》的程征老师以及林良锋老师,两位请上场。程老师请在这儿留下您的大名,程老师是浸淫南美足球多年的一位媒体前辈,林老师在这儿签过名了是吧,哦,你的名字下次我把它擦掉,接下来我就把你们俩交给雯蓉,让雯蓉来“整治”两位。

  颜强:再次欢迎两位来到《超级颜论》,其实前面的快速问答是我们想玩的一个小游戏,看看两位在90秒中谁能够回答尽可能多的问题,所以我们回头整个赛季下来所有参加这个节目的嘉宾,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宾,都会做一个统一的排行榜,谁要是“进球”最多,回答问题最多,我们会在最终的一个总决赛版本当中再请他过来再玩另一个版本的游戏,所以通过这个快速问答也是想了解两位的工作状态以及对于这届世界杯,对于巴西世界杯的展望。首先我想咱们的深度探讨我还想从程征老师开始,我看您此前的一些判断,您觉得这届世界杯,巴西阿根廷可能会师决赛,为什么得出这样的结论?

  程征:这从抽签情况来看,这两个队,阿根廷队和巴西队只要在两个小组赛当中都以第一名的身份出线,或者第二名的身份出线,那么他们中间就不会碰面,他们唯一碰面的可能就是在决赛。

  颜强:因为巴西东道主,阿根廷、乌拉圭、智利、厄瓜多尔都属于近邻,而且很多球员就在巴西踢球的,巴西联赛最近几年也很发达,是不是意味着他们有主场或者半主场之利呢?

  程征:有,肯定有这一点,但是呢,抽签对不同的国家也有不同的影响,比如说阿根廷,它抽签就非常好,因为它的大本营在贝洛奥里藏特这个城市,早已经定好了,它的小组赛三场比赛第一场是在里约,第二场是在贝洛奥里藏特,第三场在南部的一个城市,叫阿莱格里港,阿莱格里港离贝洛奥里藏特很近,冬天最低的温度几乎到零度,中部两个城市,加上南边这个,对阿根廷特别合适,这肯定是有些地利的因素,另外南边城市有很多阿根廷球迷去。但有些国家也不行,比如乌拉圭。

  程征:是,但我刚才想转到另外一个话题,气侯,阿根廷从中部到南部,气侯非常合适,阿根廷人不喜欢太热,受不了湿热的气侯,你看乌拉圭媒体都反映“被整了”,巴西人还记着1950年被他们整了一下。

  颜强:所以这种气侯湿热的影响对乌拉圭、对于意大利、德国影响都挺深的,对英格兰同样也是,影响很大。

  林良锋:其实德国、意大利这两个国家身经百战,而且之前,1970年那一次,德国和意大利已经差不多,就是已经打到半决赛,他们对这个东西是很有了解的,而且在墨西哥,那是因为有高原的问题,现在是有雨林的问题,凡是在世界杯上面混的时候长的球队,都还能够对付,但英国人是出了名的一出门就很……就经常要抱怨,这个气侯这里不好,那里条件不如英国好,总而言之就是什么事情都觉得在家里才如意。

  颜强:所以我们这届对于世界杯的前瞻已经不再把英格兰当做一个强队来看待了。

  林良锋:但这个队,它打得好和不好会对别的强队有影响,而且它分在所谓的死亡之组里它可能出不去,但它有可能,因为它每次都是分在强的小组里面就发挥特别好,说不定。

  程征:实际上咱们说的这些因素,包括气侯因素,包括时间因素,等等,但是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在于球队的实力,所以我认为,意大利跟乌拉圭队能够小组出线。

  颜强:再说说另外一个组,B组,西班牙跟荷兰在这个组,而身后有一个智利是非常让人欣赏的一个攻击型的一个南美的球队,这一组林老师怎么看?西班牙跟荷兰会不会有一支上届杯赛的决赛球队牺牲在小组赛了?

  林良锋:我真是替荷兰担心的,因为荷兰的进攻这一块,你需要担心的倒不是太多,还有那么几个尖子球员可以能够撑撑门面,但是范加尔上任以后提拔了很多新秀,这些新秀给人的感觉都有……我自己的感受是有点儿揠苗助长的这种感觉,提拔得太快,他们这些人的天分、或者说是经历,被大赛熏陶的其实并不够,再一次跨洋到那么远的地方比赛,他们的防守,范加尔的打法是比较拼命的,所以我觉得,他要一个不小心,真的很容易就被智利顶掉它另外一个出线名额。

  颜强:这真的是值得提出一下,在明年世界杯上会有一支球队打3后卫的,现在打3后卫已经是在世界大赛当中非常难得一见的阵型了,意大利偶尔打一打,给人感觉新意十足,但意大利当时确实是因为缺员所致,用3后卫,而智利线后卫这样在中前场囤积兵力,把这种进攻的血性坚持到底的,所以B组有可能会出大乱。前面这段话几乎是把欧洲传统列强都扫描到了,现在你看不出有哪支欧洲球队能够说它们是真正的大热门。

  程征:说欧洲球队,我和基本上很多人都是一样的看法,我也认为德国,因为德国队不论是在什么时候,它都会……除了实力特别差的时候,它至少都能挺到半决赛,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在2007年世界杯女足赛,在上海虹桥体育场,在记者席看,赛前有几分钟的训练,那时候你看德国队,在看台上看得很清楚,这边德国队,站两排,前后也对好位,他们在那儿做热身运动,跟做体操一样,你往这边我往那边,你再看巴西那边,没人站那一块,都照相去了,这就是完全的不同,这样的大赛之前那边仨俩一伙照相去,那些姑娘,这完全是。当时我跟《人民日报》的王大钊坐一起,我说你看,是,最后果然还是德国队赢了嘛。

  颜强:如果以球星数量和现在在国际上的个体身量论,阿根廷肯定是最多的,尤其它的前场,阿根廷的前场现在连特维斯都进不了队了,阿根廷的问题存在在哪儿呢?防守,赛程对它非常有利,阿根廷有没有可能成为比巴西更大的热门?

  程征:上届巴西总统卢拉第一次访问阿根廷,见着阿根廷总统握手,寒喧的第一句话就是:咱们两国除了足球一直很好。

  程征:这个足球没法儿说,你到巴西去,我到圣保罗,圣保罗最冷的时候,白天一般都是十几度,二十来度,这是冬天,最冷的时候是五六度,我那天去的时候,正好白天下午去看球,可能就是六度,然后巴西队说这两天来了一股寒流,从阿根廷来的。就是这样,后来我也笑了半天,我问他,你这是真的假的?他说反正这边不管什么坏事儿,全是阿根廷的。两国就是这样,在足球文化上就是这样。

  颜强:这样的状况跟西班牙跟意大利的关系有些相似,林老师您看看,欧洲球队,前面我们已经可以先排除掉一些来打酱油,来旅游的,还有一些确实是整体存在先天缺陷的,荷兰、英格兰可能都是如此,剩下的这几支球队有没有可能彼此之间先倾轧一番,抵消一番,反而给南美球队留下了机会?

  林良锋:有,意大利现在给我的感觉和西班牙,意大利也在学西班牙,这个世界上很多很多的球队被西班牙的打法熏陶,等于是觉得这个是现在最时髦的打法,很多很多人都在学,包括意大利,其实意大利这个民族是最不应该做这件事情的,因为这个民族觉得只要能赢,什么动作、什么手段都可以用,但是突然普兰得利觉得,我们要正正经经堂堂正正做人,这让意大利人很不解,本来你可以偷偷拿一样东西走,什么代价都不用付出,为什么要突然绑一身荆棘来做?现在意大利我觉得分到死亡小组里很多不爽的原因,除了觉得气侯条件,各方面不好以外,还有一个很多意大利人其实到现在还没有被普兰德利说服。

  颜强:普兰德利的战法,要求要控球,要求更加积极的进攻,未必完全符合意大利。

  林良锋:你看之前的一次改革是萨基带的,萨基认为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足球是荷兰和英格兰的结合,所以他的比赛充满了刚性,充满了力量。

  林良锋:然后意大利人根本就不喜欢这个东西,等他一倒霉就开始骂他,说是他把意大利的足球给毁了,现在普兰得利也是做这件事情,因为他是欧洲杯拿了亚军,如果他接下来成绩不好,一样这样的下场。

  颜强:前面听到两位这么深度的分析,以至于我对世界杯的整体观感混乱无比,所以接下来我想请教一下在座的有没有什么问题跟两位老师交流的?这位眼镜MM。

  现场提问:三位老师好,我是一个切尔西球迷,所以我想问一下关于比利时的问题,就是现在比利时有一个新的黄金一代,包括库尔图瓦、阿扎尔、卢卡库和本特克等等一系列,我想问一下林老师,您觉得比利时在这届世界杯里能走多远。

  林良锋:比利时其实在分组占的便宜是最大的,按照赛前的分析,比如赛程,你飞行的距离,以及你的落脚点,其实最后H组,优势便宜是占尽了。

  林良锋:然后呢,比利时这个队在欧洲人才来讲是最集中的一代,我记得曾经给本报写过专栏的意大利人马尔格蒂说,他说好多时候我们不要去分析为什么这个国家突然一下子就牛起来了,就是有一代英雄的妈妈突然一下子就生了这么多英雄的Baby出来,他们就强大了,他说搞什么青训啊?只要对妈妈好就行了。现在想起来比利时有这么多牛人突然一下子聚集起来,确实是很有黑马的特色。

  林良锋:现在问题都在于现在大家都认为它不是黑马,它变成种子了,所以这对它来讲,它已经有十几年没有打过大赛了,现在一下子作为一个这么大热的,好象又回到学校读书的感觉,感觉不一定好。

  颜强:一定意义上也是国际足球开放程度、透明度越来越高带来的一些弊病,有人认为世界杯贬值没有新鲜感,但没有新鲜感不是世界杯的问题,而是整个国际足球发展连带出来的问题。

  林良锋:没错,给你说一个有趣的,马上要打世俱杯了,世俱杯有一个卡萨布兰卡,还有一个奥克兰,我们的同事徐鑫炜花了一段时间跑跑跑跑了很多资料,马上成为了这两个队的专家,现在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颜强:讯息是可以在公共平台上找得到的,只是花点功夫去整理一下,自然就能获取了,所以足球世界已经没有太多秘密了,下一位提问的同学。

  现场提问:三位老师好,刚才大家都有谈到大家非常看好阿根廷和巴西会师巴西世界杯的决赛,我有两个问题是针对两位来自这两个球队的巨星,我想问一下程征老师,第一个问题就是,卡卡自从离开皇马以后回到米兰,然后他的状态都有所回升,前段时间又取得进球,我想问一下是否卡卡有希望能再一次穿上巴西的球衣为巴西征战呢?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梅西的,现在梅西也是被伤病困扰,但梅西的实力一直大家有目共睹,的但他有一个问题,还没有能够在世界杯上证明自己,他也在世界杯的正赛上只取得了一个进球,所以我想问的是,梅西有没有可能把这届世界杯变成他个人的演出呢?

  程征:卡卡,我也很喜欢卡卡这个运动员,但是现在来讲,咱们现实一点,他已经过了自己的巅峰时期,现在再想回到巴西国家队,再参加世界杯,已经基本上不可能了。

  颜强:主力位置是奥斯卡占着,他有没有可能以替补身份入队呢?罗比尼奥前段时间也入队了。

  林良锋:这个问题我们之前在编辑部讨论过个,刚才这个美眉的回答,有一个说法最赞的,“回流米兰”,我从来没有听到一个中国球迷在说到米兰的时候不加前面俩字母的,这个很赞。

  林良锋:卡卡回到米兰,最近这一段时间的比赛,拼搏精神以及他在场上的表现,哪怕你对他这个人不怎么感冒,或者不怎么感兴趣,你都会为他的拼搏感动,他现在确实把自己所有的能量放出来,就是为了……可能就是为了抢一票。

  颜强:梅西这个问题更难,应该说梅西过去两年在国家队当中当上队长之后,整体的作用应该是更明显、突出了,出线也很顺畅,但他有没有可能在大赛方面证明一下自己?

  程征:上次世界杯他只打进一个进球,这届世界杯他能不能成为最耀眼的球星,我觉得梅西他在阿根廷队适应了很长时间,好几年才找到感觉,这个感觉从什么时候开始找到的?这是从2011年10月份才找到,从那以后,才慢慢顺畅,而且这个东西,阿根廷说得很好,是在现任教练赛萨维利亚上任之后,只有萨维利亚知道梅西的密码。

  林良锋:可以感觉得到他现在的这个伤来得很是时候,当然这个受伤肯定是跟他之前很多的社会应酬有关系,但是他现在倒下来,只要他接下来不再作的话,没事儿了。

  林良锋:不过有样东西得提一下,现在他不打比赛,或者说他停一段时间,现在撑巴萨门面的是内马尔,你觉得呢?

  程征:我觉得斯科拉里现在其实很困难,当然这人很有本事,除了他我也不看好巴西任何一个教练,斯科拉里很有本事,我相信他能够把这支队伍调整好,前不久这次联合会杯就打得非常好,好在这次巴西队,应该从90年代就开始,巴西已经不是完全原来那套打法了,已经是欧式打法了。

  程征:对,是这样。另外现在欧洲跟南美的战术,都融合了,不像很早以前,巴西有它很突出的特点,阿根廷有很大的特点,现在世界都已经融为一体了。

  程征:对,所以巴西,现在我觉得,从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巴西要夺冠,最大的希望,我不是看中某球星,我是看中了斯科拉里。

  颜强:咱们前面说了这么多关于巴西、阿根廷的,其实我特别想了解一下,巴西、阿根廷这样两个近邻,语言不完全一样,人种,应该说它移民的来源也不完全一样,林老师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两个国家它有这么强敌对的情绪,跟它的文化根源,或者说人们的性格是不是有一定关系?

  程征:巴西人很欢乐,很欢乐,不论是它喜欢的色彩也好,你到街上,碰见小伙子,他都会跟你打招呼,都会是笑的。阿根廷正相反,阿根廷是一种抑郁的性格,很严肃,街上的人你看到都是西装革履,都很严肃,不苟言笑,在球场上他的特点就是冲劲儿很足。

  程征:所以他们的探戈,你看探戈都是严肃的,绷着脸,都是这样,没办法,他的性格也是这样,所以马拉多纳也好,还有格瓦拉,都是一种起义者的那种姿态,球场上也有这个劲头,当然了,阴郁、抑郁的性格也造就他这个民族的悲剧性格,这都是连贯的,音乐、足球啊,这些东西都是连贯的。

  程征:但巴西的性格也很怪,你到葡萄牙去看看,葡萄牙人是在欧洲可能最阴郁的人。

  程征:葡萄牙人干什么呀?跑跑长跑,像C罗这样的也有点怪,这是葡萄牙人的性格,这是怎么形成的?因为葡萄牙在西欧这个范围它是最穷的一个国家,很小的一个国家,心里有些压抑,但是巴西不一样,巴西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跟很多人都探讨过,当地人,巴西人的性格哪儿来的?他们说巴西人的性格是从非洲来的。

  程征:阿根廷的教练是这样,换了好几个,都没换好,换得越来越……从马拉多纳之后,不往前说了,马拉多纳是这个样子,老跟足协主席犯缝儿,老跟你哽脖子,受不了,然后换了巴蒂斯图塔,上海申花的这个教练,巴蒂斯图塔是很听话的一个人,非常听话,马拉多纳不听他的话,我就换一个听话的,他就换了听话的,听话的太听话了,什么都不会,这么一个人,没什么本事。现在又换了,最后又换了一个,也没办法了,就因为阿根廷的教练由足协主席格隆多纳一手决定,好教练不用,阿根廷很多好教练,像博卡那个比安奇什么的都是非常有名的教练,最后选了一个,这个教练本来是大家都看不上的教练,就拿过一个冠军,带着贝隆那个球队拿了一个冠军,就这么一次,就给他正好,也是正好赶上了吧。

  程征:让他来干吧,一干,结果这人很老实,很实在,但是很认线岁之前没当过主教练。

  程征:是帕萨雷拉的助手,55岁之后打了一次冠军,正好赶上这点了,他上来,谁都没看好他,结果你看他蔫不蔫的,就他知道梅西的密码,梅西在他之下……

  颜强:OK,话题到这儿,咱们这期的《少数派报告》就临近结尾,但是在最后我想给两位再各提一个问题,做一下预测,巴西2014的金球奖和金靴奖,林老师。

  程征:第一个我同意,金球奖呢,当然我也希望梅西能拿到。金靴奖啊,就很难说了,有几个候选人,其中包括苏亚雷斯,为什么呢?可能要稍微多说两句了,因为只要乌拉圭能从小组里面出线,我就认为他后面一定走得比较远。

  颜强:OK,两位给出的答案都是牵涉到三个名字,梅西、苏亚雷斯,内马尔,而这三个人都是来自于南美,所以这是属于南美的世界杯,也让我们期待南美世界杯上南美人以及欧洲人能够在彼此的竞争当中给我们提供一届比以往更加精彩的世界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